關於部落格
  • 65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菜老師亂哈拉—3(我被投訴了)

小升升是個可愛的孩子,對於聲音很敏感,剛升三年級沒多久,對於我的帶班風格他還在適應中,有時我大聲罵人他就會哭泣,生氣的指責我怎麼可以這麼大聲,難道不知道他對聲音敏感嗎?!向他道歉,他噙著眼淚說我不可能原諒你的!

說實在的,不止孩子在適應我,我也在觀察與了解孩子,只是時間就像口袋的錢一樣永遠不夠用,三上有個大活動--學校的50週年校慶,這個活動將時間壓縮得好緊,在應付這個活動的同時,還要趕進度、複習、考試,日子真是精彩無比。


我很要求常規,對我來說一個班級沒有常規就如同廚師端上一桌佳餚,但賓客喧鬧吵雜,沒有人用心品嘗;又好似電影院裏鋼鐵人打得精彩,與大魔王的對決拳拳到肉,然而觀影的民眾嗑瓜子聊天,根本沒人鳥史塔克與小辣椒是否而安然無恙。


因此,我總是先要求整體的秩序,再視情況彈性調整。根據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的道理,平日要求嚴謹,孩子遇到狀況表現也不致太離譜;不過,若平日鬆散慣了,遇到特殊節日你要孩子表現出乖巧懂事的模樣,那無啻是緣木求魚。

就在我鐵的紀律、愛的教育、無聊的笑話中,班上氣氛漸漸穩定,老師與學生的適應越來越好,上課的氣氛融洽,小升升也不再哭泣。我心中暗喜,這樣的常規運動會那天我應該可以放心了。

不過,這時上帝的考驗來到,在第二次段考前一週,教務處告知班上有位轉學生要來。我雖納悶怎會在這個時候轉來,不過我的態度都是張開手臂歡迎與擁抱轉學生。

進到教務處,看到玉米與媽媽及外公,我開心又熱情,而教務處的同事更是謬讚「菜老師人很好,很有愛心,被菜老師教到可以放心......。」玉米來到班上,同學很興奮,尤其是男生,自從期初文奇轉走後,男生人數一直處於弱勢,現在來了玉米,人數總算扳平了。

玉米這時候轉來,適逢第二次段考期間,每天複習與考試如火如荼,我關心玉米對於新環境的適應情形,但也忙於段考複習。幾天後,玉米的狀況不斷,上課不斷脫鞋子、動作很慢、常常嚴重遲到、衛生習慣不佳,班上孩子不停的告狀,我耗費極大心力在處理玉米與其他孩子的糾紛,然而玉米對於自己影響他人不太有感覺,依然是嚴重遲到、衛生習慣不佳。

在關心與愛心之餘,我也開始管教玉米,甚至責罵他,尤其在趕課的時候,他又出狀況,我的口氣自然更差。這些責罵又影響到小升升,只要我大聲罵人,他就又開始哭了。我的心情很不美麗,這段時間建立的班級常規、穩定的氣氛似乎開始崩解。

玉米的行為當中最困擾我的是嚴重遲到,尤其是我喜歡利用晨光進行很多事情,玉米的遲到讓他跟不上班級活動,除了沒有打掃、親師手冊沒寫、功課缺交,有時交代重要事情他也沒聽到。



而delay的事情中最最困擾我的就是親師手冊沒寫,只要玉米遲到,那就表示我必須要不斷提醒他要記得交親師手冊,可是玉米很酷啊,不知道是感受不到我的怒氣還是心臟很大顆,完全不把我的提醒當一回事,套句小升升的口頭禪,幾乎就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啊!常常在第一節下課前五分鐘提醒他要記得寫完親師手冊再下課,然而噹噹噹下課鐘一響,他馬上飛也似的衝出教室,跑去四維爺爺號挖沙坑,然後引起一堆孩子上課時告狀。


當玉米衝出教室,沒多久就會有熱心又眼尖的孩子來通報
老師,玉米又不見了!」
玉米不見了,菜市場還有很多,夜市也有烤玉米!」
我沒好氣的回答,然而自暴自棄完還是得處理,請孩子下去叫他上來,然後把他叫到後面桌子寫,好不容易寫完,看著他恍若變型金剛尚未變型成功的字體,我很想兩隻眼睛都閉起來讓他過關,但假如那個字也可以過關,我想柯博文與大黃蜂會很憤怒吧!於是我得請他再重寫,大概重寫到第三次我就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說OK了,而這時也已經上課了,我常想懲罰他也就是在懲罰我自己下課不能休息!



這樣的日子從第二次段考完持續到12月初,玉米的情況未見改善,小升升倒是被我的大怒神嚇哭好幾次。某個星期五,玉米又嚴重遲到
、又沒打掃遲交功課,而且親師手冊提醒了好幾次又都不交,一晃眼,已經到第三節快下課了我還沒看到玉米的親師手冊,我趕緊提醒玉米下課要寫完交給我,不過,下課鐘聲一打,玉米一個箭步衝出教室到四維爺爺號玩了,我請孩子把他找上來,但沒成功,第四節是電腦課,當所有人都排好隊前往電腦教室後,我們的玉米才晃回教室。


這時我的火氣已經上衝到到腦門了,小宇宙已經快要爆炸了。心中默念「人的怒氣不能成就神的義!(雅各書一章20節)」但是我畢竟還是被憤怒沖昏頭了,我很生氣的推了玉米一下,又推了他一下,這時的玉米已經被我嚇哭了,心想教務處老師口中的有愛心耐心的菜老師怎麼變了一個樣。
「人的怒氣不能成就神的義!」
「人的怒氣不能成就神的義!」
「人的怒氣不能成就神的義!」



可是我好生氣啊,怎麼會如此的不把老師的話當一回事,老師的愛心耐心是該如此的被蹧蹋嗎?轉學生我也看過不少,玉米你真的是太扯了,比扯鈴還要扯。
「人的怒氣不能成就神的義!」
「人的怒氣不能成就神的義!」
「人的怒氣不能成就神的義!」


仍是憤怒,但我知道我不能再推玉米,我的懲罰僅止於此,不能超過界限。於是我很生氣的摔了我的椅子,就在這個時候可愛的小升升從潛能開發班回來了,目睹了煙硝瀰漫的這一幕。

我知道我肯定是嚇到小升升,我請小升升趕快去上電腦課,再繼續把玉米罵個狗血淋頭,然後也讓他去上電腦課。剛處理完,我就接到總務處一位要好同事的電話了。

我一輩子忘不了這個場景,我的孩子在輔導室哭訴(真的是邊哭邊講),手上的衛生紙已經快揉成紙漿了,「怎麼會有一個老師這樣子啊,他還摔椅子,難道沒有人管管他嗎,為什麼校長不管他啊,罵人還那麼大聲,他難道不知道我對聲音敏感嗎,你們都說菜老師是好老師,那他為什麼要摔椅子啊?我在8月29日就寫了蘭馨信箱,怎麼都沒有人處罰他呢?

我帶著複雜的情緒邊聽邊點頭,輔導室的心理師幫我處理小升升悲憤的心情,雖然小升升不懂整件事情的面貌,但他真實的抒發他的不舒服,我一邊反省一邊思索,然而聽到我在8月29日就寫了蘭馨信箱,我心想8月29日是什麼時候啊?哇哩勒,那不是才剛剛升三年級的返校日嗎?小升升你也幫幫忙,你竟然在返校日新編班就投訴我啊,我真是哭笑不得。

到了隔週,人美心更美、專治小升升的潛能開發班靜宜老師來找我談,我才知道我們家小升升在低年級就曾跑到總務處(他連告狀都跑錯地方)去一臉正經的申訴班上有人霸凌,他講得鉅細靡遺、活靈活現,讓總務處的老師以為真的發生霸凌了。嗚,原來小升升已經有不良紀錄在身啊,難怪他告我狀,甚至誇張到連他的好友妹妹與妍妍擋住他去路他都要去總務處告狀(又跑錯地方了!囧)


為了防止小升升再亂告狀,靜宜老師在小升升的「我是好寶寶」記錄表上加了一點「去教務處、總務處、學務處、輔導室、人事室、會計室時需經過菜老師的同意,不然就不可以前往。」寫得真是詳盡啊,但是漏掉校長室,小升升會不會下次就直奔校長室,來個小升升哭倒菜老師戲碼,我有些小擔心。


幾天後,小升升似乎已經擺脫亂告狀的行徑,我暗自竊喜,but ,教學的生活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小升升的事件結束後,班上孩子最近又因為在四維爺爺號玩而惹出一些紛爭,除了推擠、擋路、挖沙坑、跳船外,眼鏡仔還口出惡言.蠻橫霸道不準誰加入,惹得大家憤憤不平,這些行徑有些已經具備霸凌的雛形,我覺得必須正視,每天花了好多時間處理這種班級糾紛.甚至我還播放了教育部反霸凌影片—我的朋友是老大,這部片子的編劇真有創意,劇情爆笑又寫實,把霸凌者與被霸凌者的心聲透過搞笑的短劇呈現得絲絲入扣。


然而,影片播放到教育部反霸凌專線這一段時,小升升的嘴角上揚,露出很有興趣的微笑,這下子害我背脊發涼,我有預感好像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在我頭上,我二話不說找來小升升,
「小升升,沒有老師的同意你不可以亂打教育部反霸凌專線喔!」

「為什麼呢?」
「因為有時同學的誤會與糾紛還稱不上霸凌,你不要反應過度,有疑慮可以找
    老師討論!」
「喔!我知道了!」(令人擔心的似懂非懂)


隔天,因為班上這幾次體育課狀況頗多,所以我下去看他們上體育課,這一節高高老師帶他們打躲避球,第一局開始沒多久,人高馬大.目標明顯的小升升就被劭爺給爆頭了,小升升當然哭了,帶到旁邊安撫了一陣子,他嘴角念念有詞,最後似乎下定決心站了起來,說出了令我心驚膽顫的一句話我看我還是打一下教育部反霸凌專線好了!


Oh!my  GOD,我有預感我的教學生涯會在這一屆結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